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散文欣赏老爷子

发布时间:2020-06-22 12:56:40 阅读: 来源: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散文欣赏:老爷子

初识,当然,我不叫他老爷子。

那是2007年3月,凤凰山上春意盎然。因为采写有关德化循环经济的报告文学,作为“以电代柴烧瓷”促进“三赢模式”生成的引领者,我是绕不过他的。

没去之前忐忑着。只知道他是个德高望重的陶瓷艺术大师,却从不曾跟他交流过。没想到交流起来轻松随意,如沐春风。随便扯一个方向,话头都像拧开的水龙头,哗哗哗地流了出来。他思路清晰,舌灿莲花,往事在他的描述下一一盛开:那日见光秃的群山,那乌烟瘴气的空气,那夜以继日的试验,那试验成功后整个产业的改天换日……

约的是两点半,中间他谢绝几批客人,告别时已近六点。他送我到楼下,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说:“知道吗,话说得太多,我一直在冒冷汗!”想了想又说:“还有,你要去练字!”

我抬头看了看这位令人敬重的长者——整个下午我笔走龙蛇低头狂记,听到激动处还在本子上圈来划去,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像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建筑工地——这一切,全在他的眼底。

再识,却更贸然。

那一天小楼依旧人来人往,但大家脸上却都无笑意。那整个下午,他依旧不停地说话。谈出身,谈往事,谈蹉跎岁月。只是,时不时会有一些突然的沉默,然后又赶紧重启话题。也许他今天谈兴不佳吧?有那么三两次,我想起身告辞,他却很郑重地说,别走,你坐,聊聊天。

又是快到六点,大女儿来了,叫了声爸爸,他没看她,也没回答。大女儿便低了头,退出去了。又一会儿,小女儿来了。她默默地给我们续了茶,然后垂手站立一边;待他话头停止处,才走到他跟前,低头附在他的耳边,轻柔地说:“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后来知道,那一天是他夫人去世两周年的忌日。谁能淡然面对生死的洗劫呢?他的心里,自然涌动着一条悲伤的河流。

那之后,我成了凤凰山的常客。连看门的保卫、扫地的阿姨都会友好地跟我招呼对我微笑。有时候高朋满座,我便静悄悄地走进去,静悄悄地坐在一边。有时候他在创作,我一样坐在他的身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闲聊。他带我看瓷、看窑、看泥、看工地,带我看书房。他身高一米七多,尽管瘦,却身子板挺直;而我不过才一米五。我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小尾巴。

有时晚饭后散步,我也会走到那里去。第一次带先生去也是晚上,我玩笑地介绍说:“我们家‘领导’,正牌的。”他站起来跟先生握手,脱口就说:“范先生,一中老师!”——我吃了一惊,是第一次交流时随口谈到的,六七年过去了,这位83岁的老人家,他的记忆是一台多大存储量的电脑,又安装着多快速度的搜索引擎?

“老爷子”这个称呼,是他身边的人叫的。

他其实不喜欢人家说他老。有时候他会说“不要问几岁,我忘了”,有时候会说“我曾经年轻过,你曾经老过吗”,另一次还说,“我不是越来越老,而是越来越智慧”。每一回,他都嘴角上牵,露出一个顽皮、戏谑的夸张笑容。在那样的表情和语气中,我一次次感受到,“耄耋”是一个多么福泽丰美的词。

但身边的人不管,还是叫他老爷子。几分亲昵,几分骄傲,还带着几分爱与被爱的恣意与撒娇。

身边的人,除了家人,还有学徒。那些学徒,有的小姑娘时就跟着他;后来结婚了,后来当了妈,也还是跟着他。有的由于家境贫穷中途辍学,要来跟他,他问:“还想念书吗?”只要对方点头说“想”,他便出资供他(她)上学,吃住都在他们家。

有一回,北京客户来谈3D打印合作项目。他的胃已经全部切除,随身带着豆奶,每两小时进食一次。可是这个“无胃”的老人却兴致盎然地说,哪一天我要去上海看看打印出来的房子!又说,德化瓷雕是独一无二的,3D打印只能取个大样,而德化瓷雕的精妙全在细处。北京客户说,我们可以先立项,说不定过了三五年,别人已经成功研制德化瓷3D精细打印……却被他身边的人——学徒王桂兰打断了:“老爷子喜欢走在人前,不喜欢跟在人后。”

[憨鼠责编:阿九]

自动高频机

代办深圳户口

数控钢筋弯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