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鞋企合力对抗反倾销-【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22:23:59 阅读: 来源: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在应对反倾销方面,我们的相关政府部门、协会和企业还处在经验积累阶段,他们摸着石头过河,为驱散这片阴云作出了各自的努力。

2011年12月,在入世十周年这个节点,记者在温州和北京采访了有关各方,试图还原一家鞋企应对反倾销诉讼的历程。

这绝不仅仅是一个企业或一个产业的战役。随着中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从互补向竞争与合作转化,未来经济摩擦和贸易摩擦势必大大增加,敢于并善于运用WTO的争端解决机制,维护国家和企业贸易权益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因此,类似的案例也就有了超越输赢的意义。

“这场官司必须打,输了也是赢,赢了就更赢!”

“这场反倾销官司打了这么长时间,到今年3月底终于说拜拜了。”12月8日,被称为“中国反倾销第一律师”的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蒲凌尘律师在谈及过去5年的经历时长舒了一口气。在他看来,中国制鞋业发展迅猛,让以意大利为主的老牌制鞋国家感到了很大的威胁。

1995年,欧盟就以我国鞋类对其出口猛增为由,对中国输欧皮鞋实行严格的配额限制。到2005年1月1日,我国入世3年过渡期正式结束,此配额限制才取消。

但中国鞋并未能从此畅通无阻地走向欧盟市场,同年,欧盟又开始反倾销调查。2006年10月7日,裁决向中国出口欧盟的皮鞋征收16.5%的高额反倾销税,为期两年。1200多家中国鞋企受到影响,奥康是其中之一。

“所谓倾销,就是销售价低于成本价。欧盟至今没有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他们选择巴西作为第三方国家,用在巴西生产一双皮鞋的生产成本作为中国鞋企制作一双鞋的成本。”蒲凌尘说,巴西与中国同为“金砖四国”,在劳动力成本、制鞋工艺与技术及鞋企规模等方面有巨大差距,所以在巴西生产一双皮鞋的成本远远超过在中国制鞋的成本。

对企业而言,当时的补救方式可以上诉欧洲法院,也可以等期满后提出行政复审请求。蒲凌尘说:“如果主动打官司,不单单是争一个输赢,更是从行动上传递一个信号,告诉欧盟的皮鞋产业乃至欧委会,我们对裁定不服,同时对欧盟和欧委会取消征收反倾销税造成一定压力。”

这也是2006年10月蒲凌尘跟奥康董事长王振滔初次见面时谈的看法。“也就一杯咖啡的时间,王振滔就决定打这个官司”。

当时,外界对奥康的决定有诸多疑问。奥康当时的外销产品仅占总销售的10%,反倾销对其影响微乎其微,为什么毅然决定打这样一场战役?此类诉讼一拖就是两年,很可能官司没打完,征税时间已结束,还值得一打吗?加之胜算不大,企业要花上数百万元是否有意义?

“这场官司必须打,输了也是赢,赢了就更赢!”12月7日,王振滔回忆当初的决定时依旧掷地有声。“那时入世才5年,我们都像小学生,对世贸组织的很多规则还很陌生。面对欧盟的反倾销,光有不满或自认倒霉是没用的,应该用WTO规则赋予我们的权利进行抗争,抗争过程就是一种学习。”

作为中国皮革协会副理事长,王振滔特别在乎的是,“做鞋本来就很辛苦,反倾销要影响多少鞋企的利润,多少工人因此失业?”以2006年为例,欧盟反倾销影响到中国制鞋业上下游共200万人的就业。

“虽然商务部和协会也在做一些沟通和游说工作,但也得有企业出来挑大旗据理力争。”12月15日,中国皮革协会制鞋办公室主任卫亚非对记者表示,根据谁应诉谁受益的原则,应诉企业可以追求单独税率。

奥康本想携手更多企业一起上诉以扩大影响,但多数企业因为“打官司费时费力还很可能打不赢”而不愿意。最终,2006年12月28日,奥康、泰马、金履等5家企业正式将起诉材料递交给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法院,理由是欧委会对中国企业出口欧盟鞋类产品的成本分析不准确。

代理此案的中方律师就是蒲凌尘,他也是中国打火机打赢入世后反倾销第一案的辩方律师。

“要继续表达我们的观点,只要不撤诉就不算失败”

卫亚非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商务部就欧盟皮鞋反倾销第一次来温州开听证会时,一个鞋企老板站起来说:“我们不想打官司,这个问题还有没有其他渠道能解决?”

“打官司要花钱,还需要具备相关知识的人,很多中国企业不愿意应诉,遇到案件绕着走。”卫亚非坦陈,最开始协会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她与国内外众多鞋企和商会打了多年交道,最深切的感受是:“遇到官司不要怕,一定要打!”企业可以藉此熟悉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游戏规则,也可以增进相互间的了解。

“2006年10月23日,奥康决定打官司。11月6日,我来报到,一来就连续12天准备材料,每天忙到夜里十一二点。”12月7日,在奥康法务部总监罗贤忠那里,记者看到与此案相关的三沓厚厚的复印材料,涉及财务、质量、用工、环保等资料。奥康原来没有专职律师,决定打这场跨国官司后,立即招来了专职律师罗贤忠与蒲凌尘对接,此后又设立了法务部。

据蒲凌尘介绍,在启动诉讼程序之后,欧盟委员会和中方企业依次进行两轮书面答辩。结束后,还有一轮口头答辩,最后再由欧盟法院在此基础上作出裁决。

在你来我往的答辩过程中,2009年12月22日,欧盟在“日落复审”(即在征收产品反倾销税期满时进行的行政复审)后宣布,将反倾销措施延长15个月。

漫长的3年过去,2010年3月,欧盟法院驳回了奥康等5家鞋企的诉讼请求。“一审后其他企业都彻底泄气了,他们觉得从时间上来看再把官司打下去没有意义,还要再花钱。”蒲凌尘说。

当年5月,奥康选择了继续上诉欧盟高级法院。“我们绝对不存在倾销行为,要继续表达我们的观点,只要不撤诉就不算失败。”王振滔说。

奥康的上诉策略并不是对抗,也不是指责,是试图通过在欧盟法庭上对《欧盟反倾销条例》中关于市场经济地位的条款和关于抽样的条款、原则等的解读、澄清,寻求明确答复,这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各个行业对该条款的使用。

2011年3月16日,好消息传来,欧盟宣布,从3月31日起停止对中国皮鞋征收反倾销税。10月28日,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一份专家组报告,“认定欧盟对中国产皮鞋征收反倾销税的做法违反世贸组织规则”。

“欧盟最终放弃继续征收反倾销税,商务部通过外交途径的积极协商、协会积极组织企业应诉、奥康等中国鞋企的积极抗辩都发挥了作用。更重要的是,欧盟与中国在制鞋产业上互为市场,合作才可能双赢。”卫亚非说。

在法律意义上,奥康的官司还没有结案,结果已不那么重要。“欧盟很多企业认为我们底气足才敢打官司,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想跟我们合作。”王振滔说。

冠心病要检查哪些

心悸与心律失常的区别

肾虚的症状表现

什么东西壮阳补肾

胃食管反流吃啥中成药

前列腺炎如何缓解尿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