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联发科再爆高层离职CFO走人

发布时间:2020-02-11 01:18:05 阅读: 来源:模框泡沫橡胶条厂家

就在业界沸沸扬扬地传闻联发科手机事业部老大徐志强已离职,并有可能去竞争对手美国高通公司的时候,近日又传出联发科的“脸面”人物——CFO兼新闻发言人喻铭铎也要离职了。

开始听闻这一消息时的确有些吃惊,因为前不久北京通信展喻铭铎还在现场站台,昌旭还与他照了合影,并制作成一个精美的水杯(杯具?)。并且,作为联发科的脸面式人物,他如果走的话,对于联发科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在大陆的媒体圈子里面。喻铭铎在大陆媒体上的曝光率非常高,甚至超过董事长蔡明介,当然也是因为他新闻发言人的身份。虽然联发科很具狼性,但是喻铭铎给人的印象却是温文尔雅的、谦虚的与诚肯的,也受到很多媒体朋友的尊重与喜爱。所以作为联发科的新闻代表,他用他的儒雅人格与至诚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为联发科换来了很多“理解”——比如昌旭最早(大约是在2006年底第一次见面)就是被他所感动的,并逐渐去深入地、更全面地了解与理解联发科这个非常有特色的公司。

当然,昌旭说他的走对联发科影响非常大,不仅仅因为他是新闻发言人,还因为他是首席财务官(CFO),在目前联发科异常艰难的时期,CFO的离职对公司的影响不言而喻。他真的会走吗?

真的会走了。今晚昌旭收到了他的短信:“我今天提辞呈了,以后有空多联系。”传闻再一次变成事实!回电话问其原因,曰:“我从TSMC出来后就进入联发科,在联发科也工作快十年了,现在想换个环境,也想离开半导体行业,到其它领域拓展。”他再补充:“我希望到大陆工作,大陆的前景非常广阔,现在有很多公司都在准备上市,对有经验的CFO需求也大。”他透露互联网领域是他非常感兴趣的领域。他在联发科还有一段时间要做交接,真正离开可能是年底。

当然,他的辞职不会这么简单,仅仅因为是想换个环境;不过,对于他来说换个环境也许更能施展才华,这倒是真的。“我是做CFO的,所以不受行业限制。做了十几年半导体行业,现在想换个行业试试。已有不少大陆的朋友发来邀请信了,我正在考虑中。”他对昌旭表示。

然而,他的辞职对于联发科的客户来说无疑又是一个重磅炸弹:刚刚走了手机事业部老大,现在又走了CFO,联发科怎么了?近来这种询问已在手机设计公司和其它IC供应商之间快速传播,还有人在传闻另一个高层也要离职。山雨欲来风满楼,处于风口浪尖的联发科、曾经当然现在仍是手机芯片巨人的联发科,它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

一定程度上是的。如果它在3G和智能手机市场不能改变目前的被动和落后状态的话。其实,它布局3G和智能手机市场并不晚,但是它走了不少弯路:2007年就收购ADI的TD手机方案事业部,准备在中国的3G市场大干一场,却无奈TD在四年后的今天才有真正的出货量,而ADI的收购并没有给他带来真正的竞争力,协议栈的核心技术仍掌握在曾经的合作伙伴、现在的竞争对手那里,急情之下再次冒险收购傲世通,但TD的延迟启动,给了那些强劲竞争对手充分的时间——不仅是ST-Ericsson(T3G),还包括新杀出来的Marvell,甚至还有高通(可能与展讯在TD-LTE上合作)都在迅速布局TD手机芯片市场,明年这几家欧美的IC巨头会全速杀入TD手机市场,很悲哀,当市场真正起来的时候,联发科在TD的强势地位很有可能不保。如果说TD地位能不能保住已令业界对联发科捏一把汗的话,那么在WCDMA这条线上,联发科的前景更令人担忧,因为后者的核心专利全部掌握在欧美IC厂商手中,联发科进入这个阵营目前仍是鸡蛋碰石头。更不幸的是,除了在3G市场走了大弯路外,智能手机布局上联发科也走了一条弯路。它在智能手机的布局也不是太晚,但是站错队到Window mobile,而改错也太慢了,所以虽然在智能手机上烧了不少钱(据说有几亿美元了),但是目前已明显比欧美厂商晚了一大步,而这种差距还在拉大——因为它的智能手机方案没有3G平台来配,这是一个至命弱点。

所以,3G与智能手机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两道门,联发科如果能在出重江湖的蔡董事长率领下,跨过这两道门,它还会重拾旧日人气、延续旧日霸气,否则只能停留在2G市场打价格战,并且眼睁睁看着份额不断被蚕食。当然,作为华人我们不希望几年后当3G与智能手机占主流时,中国的手机芯片供应再次完全落入欧美厂商的手中。

蔡董的责任重大。据悉这位重出江湖的奇人正在一边“整风”,一边进行人事大调整,包括肃查前段时间严重的抄货现象,还包括将销售与市场人员对调等措施。这里还有一个传说:据说联发科的海外市场人员很早就向总部汇报了海外市场三卡三待的需求与机遇,但是总部一直没有太当回事,结果让竞争对手展讯捷足先登,在海外市场赢得先机。虽然这是一个没有被完全证实的传说,但是它反映出联发科的执行机制出了问题。同任何迅速膨胀的企业一样,联发科的成长中也一定会经过一次阵痛的过程,联发科能挺过这关吗?

广州筹划税务收入

中山代理记账公司有哪些

深圳注册公司章程

中山工作签证种类